首页|江西青年|要闻|专稿|电视|团讯|专题|高校|科技|就业|汽车|房产|金融|娱乐|旅游|健康|民生|法制|美食
江西农村彩礼十万起步 根除“天价彩礼”看专家如何支招
发稿时间:2016-09-22 11:03:00 来源: 人民网-江西频道
投稿邮箱:zqwhn001@126.com
   

  人民网南昌9月21日电 (记者 秦海峰)结婚彩礼是一种传统的婚礼习俗。近年来,在江西一些农村,动辄十几万元的“天价彩礼”比比皆是。专家分析认为,“天价彩礼”在农村有着广阔的市场,根本原因还是男女比例失调。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基层各个部门各司其职,弘扬传统美德,倡导时代新风。

  急速上涨的彩礼

  鄱阳县是江西人口第一大县,现辖14个建制镇,15个乡535个行政村,总人口145万。白沙洲乡是鄱阳县的一个人口偏少的乡镇,有9个村委会,13个自然村,人口1.07万。

  和江西大部分农村一样,这里的青壮年大多在外务工,留下老人和孩子在农村留守。“我们这个乡镇人口比较少,相对鄱阳县人口多的乡镇彩礼也算是少的。” 鄱阳县白沙洲乡副乡长汪小芳对人民网记者表示。

  当然,汪小芳所说的少是相对的。在白沙洲乡农村,一般男婚女嫁彩礼从六万八到八万八不等,家庭条件好一点的要十万八。这对一个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有6207元的农业大县来讲,无异于天价。

  据汪小芳回忆,实际上在五六年前,彩礼还很低。近三年,不知道什么原因,鄱阳县农村的彩礼钱就像插上了翅膀,一年比一年高。

  据记者调查,在鄱阳县,每个乡镇情况虽然有所不同,但彩礼普遍都在10万到15万元,有的地方彩礼甚至可以达到20到30万元。

  虽然彩礼节节攀升,但是娶媳妇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讲是最重要的事情。对于农村有些贫困家庭,哪怕彩礼再高,借钱也要娶。

  根深蒂固的习俗

  “借钱娶媳妇毕竟是少数,但是也存在。一般农村家庭很难一下子拿出十几万元,只能找亲戚朋友借,婚后由男方父母慢慢偿还。” 汪小芳介绍,“一般不会影响新婚家庭的生活水准,但是却苦了他们的父母。”

  彩礼只是娶媳妇开销的一个大头。汪小芳说,在农村结婚典礼仪式花费也不菲,而且大家都有攀比心理。你家办的好,我家就要超过你,无形之中存在巨大浪费,给男方家庭造成不小的经济负担。

  据记者调查,在鄱阳县,虽然有些女方家庭也会从彩礼中拿出一部分钱陪嫁到男方,但是并没有固定的比例。完全根据女方家庭条件自愿返还,女方如果家庭条件好就多陪嫁一些,条件差就陪嫁得少。

  谈到彩礼节节攀升的原因,汪小芳分析,一部分原因是农村家庭生活条件的提高,经济条件的改善,钱袋子鼓了起来。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农村根深蒂固的习俗。

  “一个农村家庭,父母奋斗大半辈子,最主要的事情就是给儿子娶媳妇,传宗接代,没有谁家说因为没钱不娶媳妇的,彩礼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都是根深蒂固的观念。” 汪小芳说,“再就是大家的攀比心理,形成了这种高价彩礼的氛围,居高难下。”

  而对于女方来讲,有的家庭嫁女儿高价索要彩礼钱是为了给自己以后生活提供一个保障,也有女方家庭高价讨要彩礼是为了贴补自己家娶媳妇的彩礼钱。

  当然,“天价彩礼”存在的前提是双方都能接受。在白沙洲乡,因为彩礼价格高,没有谈拢导致最后无法结婚的事例也普遍存在。

  失衡的男女比例

  鄱阳县的“天价彩礼”只是江西农村彩礼急速上涨、居高不下的一个典型事例,在江西别的地方的农村,“天价彩礼”也大有市场。

  江西省社科院社会研究所所长邓虹认为,农村“天价彩礼”存在的原因,除了农民经济水平的提高外,农村男女比例严重失衡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根据江西省统计局今年上半年发布的一组数据,2015年,江西省常住人口中,男性人口为2341.53万人,占51.33%;女性人口为2220.19万人,占48.67%。总人口性别比(以女性为100,男性对女性的比例)由第六次人口普查的106.67下降为105.48。

  邓虹分析,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由于农村家庭重男轻女、传宗接代观念的存在,尤其是计生政策出台以后,农村人口男女比例失衡现象愈加严重,女性越来越成为农村的“稀缺资源”。

  “改革开放后,越来越多的青年女性进城务工。一般女性在城里很容易找到另一半,进而进城定居,这更加导致农村女性数量的减少,农村婚龄男青年想要结婚无疑雪上加霜。要结婚,只能掏高价彩礼,从条件更差的地方往回‘买’媳妇。”邓虹分析表示。

  还有一种不可忽视的原因是农村职业媒婆的推波助澜。和城市的自由恋爱不同,在农村,媒婆在婚姻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按照农村习俗,职业媒婆会从彩礼中抽取一定比例的回扣作为“中介费”,彩礼数额越大,回扣自然越高。为了获得高回扣,一些媒婆在说媒时有意抬高彩礼价格,导致农村彩礼价格居高不下。

  什么办法能遏制“天价彩礼”

  和农村“天价彩礼”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县城这种现象比较少见。“县城大部分是独生子女,嫁女儿不仅不要彩礼,甚至还会陪嫁很多东西。”邓虹说。

  2012年结婚的汪小芳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2012年,汪小芳和爱人结婚,没有要一分彩礼钱,自己父母还给了男方12万元的嫁妆。虽然没出彩礼钱,但是男方在县城买了房子,装修、家电和摆酒都是男方出钱,算下来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邓虹表示,在农村虽然彩礼高,但是并没有买房子、装修等开销。不过动辄十几二十万的彩礼和农民收入形成巨大的反差,已经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

  专家认为,收取彩礼的风俗由来已久,如果仅仅依靠思想道德教育破除这一陋习,短期内很难见效。可以考虑根据当地农民收入情况划定彩礼上线,对不切实际地索要高价彩礼的行为,农村干部可及时介入并制止。

  除此之外,乡镇各个职能部门如:司法、妇联、团委、民政等也要发挥各自职能,大力弘扬传统美德,倡导时代新风。

  也有专家认为,要想解决“天价彩礼”的问题,根本还是发展经济。生活水平提高了,未来生存有了保障,“天价彩礼”的生存空间才会消失。

原标题:
责任编辑:褚延磊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可信网站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